情感故事:鸵鸟姑娘

时间:2019-04-27 15:09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缘诚网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遗憾,并不时常想起,但偶然想到,就会失态。这种失态,好像能隔离当下,把我们带回往昔。

“年年,昨天我又梦到他了,”电话里略带焦躁的女声传过来,不带一丝情愫的声音,让我恍惚想起那时候,她还是软绵绵的甜腻声线。

阿兰是我的高中好友,多年不联系,上周三,她开始以跟我叙旧的方式骚扰我。

对,我正是精确的在运用骚扰这个词。

她还在说:“可是我根本不喜欢他了,说起来好羞耻,梦里他总是会亲我,我真的不是突发奇想要劈个腿什么的,我跟我现在男朋友的感情很好,大概最近青春片看多了。”

“不过只有你了,见证我们这段感情的你啊,才有资格听到我这些心事呢。”

此话一出,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傲娇公主,我又是那个为她保驾护航的爱情骑士。

她确有骄傲的资本,人长得就可爱精致,我们高中没有校服,她的衣服都比别人好看,从款式到质地。

她是个超棒的女孩子,漂亮精致学习好,钢琴舞蹈样样佳,衬得我像个灰头土脸的乞丐。

灰姑娘知道自己是灰姑娘,只是有一些灰姑娘,在旷日持久的美梦里,不愿醒来。

我的梦,正是这样晦涩艰难,用最好的化妆品也盖不住某些情节的苍白。

她若无其事的告诉了我她的喜欢,彼时我心惊胆颤,出于一种迫切想要自我保护的心态,我隐瞒了我的爱恋,也从此失去了坦然的机会。

自尊如我,绝不肯下作的去抢好朋友喜欢的人。

所以我从此成为她情感路上的狗头军师,为她思前想后制造在一起的机会,每每自嘲,想要袒露一些,又怕被误会,毕竟好女孩应要光明磊落。

说了这么久,我还没有提到男孩子呢,他叫方臣。

说出来陡然心动,不是旧情难忘,因为我们未曾有过甜蜜情节。

有时候会阿兰来找我,会跟我说方臣又拒绝了她,说他这个人怎么这么死心眼为什么还这么让她喜欢,追不到他她不会放弃。

类似于保证的话,到了最后,突然没头没脑的跟我说,“年年,我觉得方臣好像喜欢你啊,我总感觉他看你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呢?你对他有没有意思啊?”

我不知道这算什么,揣测还是质问?但我只能说不知道,好像这样立场还不够坚决,我又快速的保证我心如磐石,立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

情感故事:鸵鸟姑娘

心里却巨浪滔天讳莫如深。

假设,他喜欢的是我,我该坦白吗?

但我凭什么坦白呢?没有立场啊,从选择隐瞒开始,我好像就退出了战场。现在是二人对垒,又不是三足鼎立。

阿兰跟我宣布她喜提驸马的时候,我说不清楚自己什么感受,好像疲惫,也像失望。

我们高中对谈恋爱这样的事情并不算开明,阿兰直接的追求本来就大胆,大概他们也觉得明目张胆谈恋爱不好,所以我倒是没有看见太多他们的亲密动作,只是很多时候,阿兰会对我讲一些小故事。

有时候是方臣跟她一起喝了同一杯奶茶,有时候是她周末约方臣去看电影没有看成,变成了方臣手把手教她打篮球,还有时候是……这样甜甜蜜蜜的事情太多,她精挑细选,用一种让我无比嫉妒的方式,悉数讲给了我。

而我还要满怀感慨的表达我的祝福,好像这样才符合我的人设。

如果他们长长久久的在一起,我想我就没有后面的狗血了。

可是现实并不如此,高考过后,他们竟然飞快分手了。

算算在一起的时间,从她第一次跟我说出追求到我知道他们分手,不过短短两年。

我实在难以接受,令我日思夜想甚至夜不能寐唾弃自己的事情,她转手就轻易放弃。

如果早知道不会珍惜,那么为什么要在一起?所以我问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没那么喜欢他了就分了呗,我不想勉强了。我觉得我太喜欢他的时候,他不够喜欢我。”

她不是那个对的人,那么,我应该是吗?

没了道德枷锁的束缚,那我应该拥有可以喜欢他的立场。

高考结束后我甚至没跟阿兰好好道别就走了,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。

在他家门口碰上了正准备出门打球的他,他穿着球服,干净利落的样子。

看到我,却没有和我打招呼,径直要走,我有些尴尬,但还是说话了。

“我喜欢你,方臣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我好像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,心里是满腔的酸涩,好像人一旦无所畏惧起来,整个世界都在给你打气。

“年年,你说什么啊?”他仿佛不可置信,我一直小心翼翼注意着他的表情,所以比他自己更早知道他的意思。

“对不起啊,”他这么说,“你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?”他还在疑惑,“如果是,那么对不起”。

他很诚恳,然而这种诚恳,并不是我想看到的诚恳。

“没关系,我就是,听说你和兰兰分手了,现在高考完了,我就突然想说点什么,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在她和你谈恋爱的时候喜欢你的。

你就,当我没出现过吧,好不好?你真的,不要误会啊,我就是来,随便说说的。”生平第一次勇敢,也第一次惨败。

好像所有能折磨我的事情,全都是出现在误会里,隐瞒也是,坦白也是。

我委曲求全,也一无所得。

他那样温和的人,我说出口就笃定他会答应我的请求。

但是我又为这样的了解而自嘲,如果我真的了解他,我就不该来自取其辱了。

我恍恍惚惚往家走,现在,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烦恼的了。

后来我们不再有联系,我在南方,阿兰去了北方,我所知的消息里没有方臣的,我的勇气只有一次。

鸵鸟姑娘没有成功拿下她的鸵鸟先生,她还是在所有的事情里小心翼翼的生活,也许下一次遇到爱情,她还是只鸵鸟。

回到此刻,电话里阿兰还在说,我打断了她,“不过是个虚无的梦而已,又不是真的,不必在意,我也经常梦到高中那个凶巴巴的数学老师打我手心呢,难道我喜欢他吗?别这么猜,我害怕。”

我没有说他们之间缘分未完,可能她更希望我这样说,但从前的事情使我介怀。

哪怕她未曾参与我的痛苦,我也竖起藩篱,不愿接受她的靠近,也不想再听别人的故事。

我不是小公主,而是骑士,披上盔甲是为了保护别人。

但恶魔在它的洞里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我也没有必要披荆斩棘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情感故事

挽回爱情_怎么挽回爱情_挽救婚姻_挽救婚姻方法_情感挽回公司_缘诚学院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缘诚学院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鄂ICP备18024609号-2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